我跑故我在--跑馬拉松上癮的人

2016-07-27 10:36 來源: 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長江網訊(長江網i記者 姚佳瑩)香港書展總有故事讓人大開眼界,《12馬·跑遊7大洲》一書作者梁百行在2015年的12個月裏,每月參加一場馬拉松賽事,從南極到智利阿塔卡瑪沙漠,從非洲烏干達到澳洲黃金海岸,其它包括如美國、東京、首爾、香格里拉、台灣武陵、馬來西亞古晉、俄羅斯、香港等地,從最冷到最熱,從繁華勝地到荒僻之所,他用跑馬拉松將2015年永遠定格在生命中。

  梁百行並非職業運動員,白天的他忙碌於企業公務,傍晚則脱下西裝,身着運動服奔跑於香港的街道。與跑馬結緣,在梁百行看來,一切都只是始於一次次偶然的嘗試,從一開始的每天只跑15、20分鐘,到發現拉長跑步時間自己也能應對,到一次偶然參加馬拉松,發現自己竟能拿下10km,到最後挑戰全馬和超馬,梁百行在一次次“玩”中突破自己。

  2015年的“12跑”,梁百行認為最辛苦的莫過於阿塔卡瑪沙漠的經歷。50度的高温,磕腳的鹽田,揹着至少8kg的必需品,腳底滿是水泡,偶爾找到一個水泊,“把腳放進去的時候太舒服了,可是接下來的情況會更糟,因為腳底水泡破了,在鹽的刺激下更疼”,梁百行説。

  有人説他是折磨自己,但梁百行坦言,跑步時他很自在,很多想法也是在這個過程中產生,“跑馬的大部分時間中,前後都看不到人,有很多獨處的時間,很寧靜”,梁百行説。他認為跑馬是最公平的運動,同樣的賽道,同樣的環境,漸漸地,他萌生了將這種美好帶給更多人的想法。

梁百行分享跑馬故事。  姚佳瑩/攝

  2013年,梁百行與好友張亮和魏華星創辦了社會企業“全城街馬”,希望通過跑步讓社會邊緣羣體重拾自我,迴歸社會。“跑步改變命運”的説法看着似乎不切實際,但梁百行堅信這完全有可能。

  回憶訓練戒毒人員跑步的日子,梁百行説,一開始有些人的記錄是0km,甚至經常躲起來偷偷吸毒,但後來慢慢地增加到2km,最後甚至完成10km的奔跑,通過自己努力慢慢地實現目標,對邊緣人羣來説是鼓勵,“我們上學時的所謂長跑就是800m,1500m,但當他們發現他們能完成10km時,他們能感受到深刻的成就感”。

 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戒毒人員中有位女孩甚至主動要求提早訓練,緣由竟是擔心跟不上其他人,梁百行驚歎於他們的改變,“讓我意外的是,她開始有‘做準備’的意識”。對梁百行來説,從無到有,從不動到動起來奔跑,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 。

梁百行的跑馬故事記述《12馬·跑遊7大洲》。   姚佳瑩/攝

  跑步給梁百行帶來很多改變,他説跑步讓他變得更有毅力,不輕易放棄,“這本書(《12馬·跑遊七大洲》)寫作過程好痛苦,感覺跟跑馬拉松一樣!但我不輕易放棄”。他接下來打算用20天完成環台灣長跑(1000km),也許正如他的名字,“百行”,以奔跑帶動他的生命。

 

責編:王衝 

  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相關閲讀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